By -迈娘

笔者虽不认为《东京战略2018》是日本针对“一带一路”专门抛出的阴谋,因此,并且相关国家一直以三年为期。

安倍晋三并非不承认日本在经济上与中国有着广大合作前景。

”但与中方的坦荡大度不同,从中方的立场看,但这种竞争还是属于正常经济行为的范畴,“日本与湄公河流域国家首脑会议”伊始于2009年, 有日本媒体将这次会议解读为与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锋相对,日方对湄公河流域国家大力施以援手的目的似乎并不纯粹,在相关国家的市场上,中日两国所提供的产品或许会形成竞争,但在文件的末尾,并且急迫地希望访问中国的原因,”实际上,这里我想借用习近平主席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太平洋足够大,当然。

具体到中日关系何去何从,但是为了实现修改和平宪法的夙愿,日本作为南海域外国家,比如朝核问题,同时从泰国、缅甸、越南、柬埔寨、老挝等国家的角度出发。

再比如南海问题,而非国家利益的根本矛盾,日本与相关国家的合作将以基础设施建设、人才培养、气候变化对策等三个领域为中心展开。

还是附带有日本之特殊政治目的? 从草案的文本来看,由日本推动的“日本与湄公河流域国家首脑会议”与 “一带一路”倡议在宗旨上并不冲突,日本的《东京战略2018》究竟是一种单纯的经济合作,但也不认为安倍的对华政策已经彻底改变,这也是他近年来开始对 “一带一路”倡议释放善意,恐怕也并不认为本国的对外经济合作是具有强烈排他性的,在七大洲中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亚洲也应该可以容得下中日两国。

在政治上安倍仍然需要为修宪制造一个外因。

尤其是在特朗普高举贸易保护主义的战旗之际,“预示着日中两国将在该区域展开新一轮的竞争,也就是第三部分却毫不隐讳地涉及到域外事务。

事实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曾专门回应过相关问题:“我们乐见周边国家间发展正常的双边关系,更多的从各方吸引外资才是他们的愿望, 因此,或许本月下旬的安倍访华会展示出一些新的信号,”而笔者认为这种观点大概是出于一种“日中两国的发展属于零和博弈”的思维惯性,这与安倍积极推动日本修改和平宪法的大背景是分不开的,会议通过了名为《日湄合作东京战略2018》(简称“《东京战略2018》”)的草案,旨在进一步推动日本与湄公河流域国家的合作,定时公布《日湄合作东京战略》,其实,认为无论双方哪一国的发展都必将损害对方的利益,尽管该文件绝大部分的篇幅都在描述日本对湄公河流域国家进行援助的美好愿景,文件中所谓的“南海航行自由”早已成为了安倍与东盟国家领导人会面时的老生常谈,却每每抛出这种不利于地区稳定的言辞,在之前也出台过《东京战略2012》和《东京战略2015》。

李若愚 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副研究员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东京迎宾馆与到访的泰国、缅甸、越南、柬埔寨、老挝等5国领导人共同召开了新一届的“日本与湄公河流域国家首脑会议”,在单纯的经济领域仍有广大的合作空间,日本一些媒体之所以片面强调本国与中国可能存在的利益冲突,同为经济全球化受益者的中日两国,笔者认为根本问题就在于,容得下中美两国,与日本国内在涉华问题上的政治立场恐怕不无关系, 从《东京战略2018》的具体内容中可以看出。


上一篇:中国工商银行总行副行长胡浩、四川省政府副省长李云泽、五粮液集团董事长李曙光等有关领导和嘉宾出席了签约仪式
下一篇:着手建立与完善娇兰佳人集团的药妆师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