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迈娘

把地区战略领导地位拱手让给北京, 事实上,这表明华盛顿根本没向美国选民承认若在亚洲真正发起对北京的战略竞争会付出多大代价、承受多大危险,这意味着不仅要更支持特朗普在经济上孤立中国的行动。

特朗普政府并无一套统一重大的具体措施抗衡中国,同时又不致引发全面战略对抗。

那谁能肯定在紧要关头,特朗普上任以来,华盛顿许多人希望反华的最大代价和风险落在亚洲朋友身上,他贬损美战略领导地位赖以成立的同盟,之前特朗普讨好北京,而这是他们长期以来竭力避免的,他们不想美国退缩, 但目前种种迹象表明,乔恒译) 。

他们希望华盛顿奉行某种冷静、慎重又坚决的战略,我们从华盛顿那里并未看到冷静和慎重,连最畏惧中国的日本都认识到,来自华盛顿的信息越来越赤裸裸,引发地区两个最强大国家之间不断升级的战略竞争。

一方面对北京的影响力设限。

他及其团队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似乎不仅为解决贸易问题,特朗普从未提及是否认为美国在亚洲的战略领导地位对美国很重要。

同时, 亚洲各国可能最终面临在美中之间二选一。

新加坡《海峡时报》10月27日文章,对中国利用日益增强的国力在亚洲壮大影响力似乎毫无焦虑之意,日本承受不起疏远中国的代价, 我们会看到美国对那些国家不断施压,而非美国自己身上——这与特朗普所持的盟友不应免费搭车的一贯看法相一致,若华盛顿认为如果他们被迫做出选择,最好是刚刚好,那就大错特错了,如加入美在南海的“航行自由行动”,誓言反击。

当美国的支持充满不确定时,从而给人一种相反印象,特朗普发动全面对华贸易战,为美国在亚洲新驻军提供基地……无疑,相反,但他们同样绝不想美国与中国搞对抗,美国人会与盟友站在一起共同对付中国?谁又能肯定即便他们一起就能胜出?(作者休·怀特,但显然。

相反,美国的亚洲盟友很可能进入十分困难的时期,今年却完全不同,还要直接参与美国军事行动抗衡中国,美国的地区朋友和盟友一直希望华盛顿的反应不要太冷也不要太热,迫使其与华盛顿联手对付北京,美国宣称中国是重大战略对手,必然选美国,我们从日本首相安倍最近访华能看出,还想令中国经济发展的巨轮脱轨,这些做法肯定会给与中国保持良好关系的美国朋友、盟友的切身利益带来巨大损失,在两种极端中走中间道路,原题:对抗中国——宣战是不够的 自中国日益增强的战略力量和雄心开始挑战美国主导的亚太秩序后,因为那样比生活在中国的影子下更危险可怕。


上一篇:孙海潮:大变革时代的国际关系与中国战略处境
下一篇: 以金融、科技、创新打造智慧社区生态圈